三壶洋酒冷天气

学业问题,长时间停更

到底是什么

让一个战力不及新手的

佛系奥奇老狗频频尖叫

是丰厚的福利还是炫酷的特效

是爱情

田爹终于给cp狗发了一颗浓缩巨糖

让我一个女友粉发出

修诺锁了ಥ_的声音



哭了洋岳真的太好太好了

自己想做的好像大家不太能理解的称之为“沙雕互动”的那些疯狂的事儿,都有另一个人理解,并陪伴


“听说了吗,0711班的学生会长岳明辉在和钟菀熙学姐tla!!”

全世界的人都该喜欢那个王子
灵超殿下😭😭

气味


cp天炎天 同系列短文「体温」http://jtlm190463.lofter.com/post/1efe9c77_ef3f40fa
非ABO 无车 短小 求小心心

「烟草燃烧的狂热和苏打汽水的矜持」

所有生灵中,精灵和人最像,也最不像。
精灵通过血统和能力决定地位,通过属性决定性格和生理机能,血统决定命运而能力决定职业。

相反于体温,炎少爷和圣王大人倒是对彼此身上独一无二的气味很感兴趣。龙炎甚至到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樱花飞舞的龙城初遇。
龙炎睡在悬崖的乱石外,被嘈杂的声音惊醒,他连夜赶路来到这里,防的就是这些和他抢东西的混蛋。疲惫的倦意和多次自我暗示的敌意激起他的愤怒。
来人身上有两种味道,他被一股蓝色力量的物化给迷住了。
清新的潮汐中带着一点海盐味,里面还夹着一点汽水的爆破感和陨石的星火热。龙炎奇怪为什么星火会有冰川的凌冽,暴戾的汽水会有海浪的乖顺
龙炎用自己那套强硬的方式挡住他的路,锁住了他的能力。帝释天几乎脱了力气,靠在岩石旁。对方身上极具攻击性的味道让他的头脑异常清醒。
「别动他!」
龙炎走近,不顾诺亚愤怒但不成威胁的叫嚣,将上半身靠过去,他周身的空气似乎飘浮着细小的冰晶,呼吸道好像都溢出令人兴奋的血腥味。
帝释天敏锐的嗅觉其实也早就闻到他的味道。很热,很呛,像烟草燃烧。被他误当成龙城火山口的遗留。他在路上听诺亚说过,香烟是人间才有的东西,吸了之后可以消愁解闷但容易上瘾。
他也没想到,这么容易上瘾。他悄悄地,尽力把每一缕都吸入肺里。
「这味道真是跟错了主人。」
帝释天还是疏离且礼貌地浅笑着,琥珀色的瞳色在光底下更加清透,一字一顿地说
「你的味道我猜不出,可我一闻,便要想到野蛮的火焰。你像个未开化的强盗,先生。」
龙炎身上的火山灰味带着木炭的腥气,他盯着那双眼睛看呆了,不好意思地笑着,那腥味儿转淡,有点变甜。


*汽水也可以变甜呀,想象帝释天被c得呜呜求饶,哪还有什么冰块儿味儿,就是块甜丝丝的糖果(我是帝释天女友粉和我想看他被别的人压有什么关系吗)
*我发现龙城篇的帝释天X诺亚也很好搞,初恋组我好爱
*诺亚全程看他们俩调情
*唉第一段写了两篇多看了几遍才察觉不太合适。。

体温


cp天炎天 清水小店短小私设多
要是觉得好看我能不能求一个小心心

「一个像火山喷发,一个像冰河世纪」

所有生灵中,精灵和人最像,也最不像。
精灵通过血统和能力决定地位,通过属性决定性格和生理机能,血统决定命运而能力决定职业。
就像战神系带神火属性的龙炎总被带神水属性的帝释天抱怨体温太烫,龙炎自诩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小龙,便也毫不留情地回怼过去,说明明是你体温太低,冰块子。
以前战争年代,两人满脸沾血从战区下来的时候,总会去阿瑞斯密林中的古木下靠着休息。累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龙炎呵斥呵斥地喘气,滚烫的气息一团团萦绕在帝释天耳畔,被碎叶间的暖风吹散。被羽毛包裹的尖耳朵热的像火在烧,低温精灵的身体本就因过量的行动而超温,一旁还贴着个热水袋,帝释天撇撇嘴,想骂出去的滚蛋见他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下去。
只得轻轻偏过头,柔声问一句「还好吗」
龙炎总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过高的体温即使在酷暑也不能使他感到厌烦。但帝释天的冬天总会过得不那么舒坦——为筹备战争,衣服没法穿的太厚。奥奇世界并不像四季恒温的星神界,每一度温度变化,都让他显得异常敏感。有时候他们约在小村庄的溪边见面,帝释天裹紧长衫,搓着手等他。龙炎来的时候见他冻的鼻尖和眼圈都红红的,用火热的手掌捂住他的耳朵
「该承认了吧?你这体温,就是不行」
「冷就告诉我呀」腾腾的热气液化成水珠,随他一张一合的嘴在空气中上下沉浮,不得不说,这是帝释天所向往的并不奇特的小戏法。
阿瑞斯见过他们俩牵手,帝释天戴着露指手套抓着龙炎右手的食指,两人中间隔了一米吧!
他在心底暗自感叹这份社会主义直男兄弟情




*帝释天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的耳朵热到底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依然是帝释天的女友粉

想再求一下小心心

只要我不停叨叨就有用不完的福利币

我好羡慕
隔壁奥拉都有漫画
qwq
奥奇党啥时候可以迎来春天啊

神兽奇踪(上)


cp:主天炎 修诺 瑞踪 或许一点点邪教?
* 一个沙雕狗血(划掉)甜美的恋爱故事
* 有私设!我也不傻着一一列了,自己看吧【有回顾原剧情】
* 有点儿长,不好看憋骂wo
* 隐藏故事线有
* 以神兽为题其实戏份少,我对不起瑞妈们
* 黑化重生等烂梗有
01.
奥奇世界其实早就流传着古树密林中存在与天地共生的森林圣兽。代表生命的圣兽长居这神迹的深处,维持林中秩序和生命的更替。
本来密林应属不可踏足的禁地,传说中的凶猛灵兽全藏匿其中。几万年来也不见得有活人不要命地晃进去,更不要说还能留条命兜出来的。
也倒是奇怪,这段秘闻最近又流行起来,顶替寒暄,变成大家饭后课余老生常谈的话料,在奥奇周报占了最大的板块。细看一下,除了一张大家对圣兽的假想图,还有一大篇极无营养的报道,尴尬的像努力和主题搭边的小学生作文。
帝释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懊恼地放下报纸,心想搞个法子把这个记者给炒了,换龙炎上去都比他强。
龙炎叼着糖,看了他一眼,好像在说你又不是报社老板。
当然这只是帝释天的猜想罢了,看他这么欠,一晃神,就当了真。他把报纸揉成一团,向他砸过去。龙炎乖巧的接住,转接丢到了垃圾桶。
诺亚带着街口志愿者分发的报纸,急匆匆开了门冲进来,后脚都还没迈进来,就激动地大喊:“第五王出现了!”
“消停点吧小祖宗,你家大宝贝儿在里边看书呢”龙炎捂住帝释天听力过于灵敏的耳朵,耸着鼻子,呲出一颗虎牙
修尔闻声也从卧室里走出来了,倒了杯水递过去,半嗔怪道“跑这么快。”
诺亚往沙发上一摔,直喘气,向他挥挥手:“我喝牛奶!”修尔只好把倒好的水喝掉再从冰箱里拿牛奶帮他倒。
等到修尔也坐到沙发上的时候,诺亚接过玻璃杯往嘴里倒了一大口鲜牛乳,才藏宝似的从怀里掏出报纸
四个人面面相觑,“走吧,我们去看看?”
“可我们连异界之王都还没找到”帝释天面露难色,这个人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可是总在脑中盈盈绕绕,甚至打扰到他的休息。
“小天…”诺亚闪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
“我是说…当然可以。”有谁能拒绝这样一个绝美的少年呢
四个人要说级别是绝不比圣兽差的,大家都高高兴兴地收拾东西,表示找不到就当旅游呗。
我们需要涌有一个队伍名字。
这一行字像弹幕一样在诺亚脑袋里乱窜,仪式感十足。
这可把诺亚难住了所以他私自决定就叫
“宇宙无敌奥奇第一大可爱战队”叭!
诺亚和帝释天叫来了自己的独家交通工具(bu),光轮和天闪飞到的时候诺亚还哭爹喊娘地扑过去抱着他俩的头说
“真是坐骑大了不由人!你们好久没找我了555555。”天闪把羽毛上的鼻涕眼泪一并蹭到光轮金黄色的绒毛上表示哈哈我们昨天才给你送过牛奶
修诺和天炎分别坐在光轮和天闪身上
诺亚在前面伸着手大声欢呼着,修尔搂住他的腰防止出意外。
龙炎有惧高症,在帝释天后边紧紧抱着他,还把头埋在帝释天颈窝,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融进去。天闪全然不顾及龙炎悲惨的叫唤,“谁让你欺负帝释天来着。”
诺亚张着嘴巴说是要吃风,修尔轻拍他说会肚子疼,诺亚不听,还冲他略略略略略…哇哇哇呜哇哇
诺亚张着的嘴巴被风打得直秃噜
帝释天看着两边飞速向后的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这俩逼崽子又在比谁飞的快!

02.
龙炎下来的时候吐的昏天暗地,就留了一口气去想幸好自己不是弱鸡人类,不然早就魂归故里
修尔和诺亚帮他去附近打水清理,帝释天带他到树下休息,守在他身边,两只小龙毫无罪恶感,化为人形,蹲在一旁打哈欠
灿烂的阳光从葱绿的树冠上掉下来,打下一片影影绰绰斑驳陆离的阴影,落在龙炎眼睫上,衬着精灵病态的肤色,激起人想要怜惜的保护欲
“哈哈,炎少爷也会有这么落魄的样子吗?”帝释天笑着调侃
小龙变化的两个小正太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咬着耳朵嘎嘎嘎笑个不停
“切,谁还没有怕的东西”龙炎眯起眼睛看帝释天,不理他们
“你也有。”
帝释天怔了一下,脑袋里好像浮出了什么记忆,他定神努力回溯,终是没抓住什么线索。我怕什么呢……?
按年龄算,帝释天是比诺亚还小的弟弟,从龙城山溪边苏醒到现在才不过两年,和其他精灵比起来,也算涉世未深。本身的属性便为光,不怕黑,能飞,不怕高,还有神水的加成,也不怕水和火……
“好点了没?”修尔向龙炎递出水杯
“嗯”龙炎带着鼻音轻哼一声
思绪被声音打乱,帝释天起身拍拍背后的披风,向龙炎伸出手。
他很配合的也把手搭上去,两个人都戴着战斗用的露指手套,五指相交的瞬间,他被拉了起来。
诺亚在旁边逗两条龙,各赏了一个不轻不重的栗子。“看你们把炎哥儿弄成什么样了”
几个人又走了一段路,出了小村庄,不久就到了目的地。看着密林入口深入云层的参天大树,他们心头却都涌上一层紧迫感。
说是生命之林,踏进去的每一步都昭示着无限放大的死亡可能性。
古树杂乱无章地瞎长,灌木和野草一直埋到腰间,四个人穿梭在草木间隙之中。
好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零零散散的木箭从四面八方发射过来,四个人不得不招出英雄兵器抵挡。
无处不在的陷阱和远方朦胧却沉重的野兽嘶吼,帝释天如雷鼓动的心跳敲击着他每一根神经。他也说不好究竟是什么,这幅场景的每一帧都让他慌张失措。一些细碎的画面在他眼前浮现,枯死的巨树无边的战火灰暗的天空坍塌的宫殿近在耳边的无助的哭喊黏腻的血液……以及龙炎冰冷的眼神。
是什么?!
“小天!!”诺亚首先察觉危险
龙炎慌忙地抽离出一丝时间却也只能用眼神去关照他
等到帝释天好不容易回神过来,毒箭已经擦破了手臂在伤口处摄入毒素,但毒只是停留在手臂,血口子火辣辣的疼,好像是有蚂蚁在侵蚀皮肉,倒不致死不致残但足以让他疼好一会儿了,他头昏眼花,脚底也有点儿发麻,一点劲都使不上。
龙炎和修尔各自把天诺背在身上,他们发现沿路的白骨延伸到不远处便断了,或许前方就是安全区,进来之后也没有退出去的必要,就一鼓作气向前面跑过去。
“喂…还好吧你?”龙炎一边躲着箭跑,一边把头侧过去问他。
“昂…死不了。”帝释天有气无力的,眼皮子打架。

03.
帝释天一点儿也记不起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明明他一直劝自己打起精神
“这么信任他吗?……在这种地方…”
帝释天坐在一张椅子上惬意地荡着腿,他并不清楚自己嘴里嘟囔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也并不想去深究。
眼前是一片深蓝色的宫殿,微微抬头就可以看到漂亮的夜空。有时候会有几只精灵结伴从他眼前晃过去,再开心地唤他一句“智慧之子”
在过去的两年里,没人这么称呼他,但他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朝它们疏离的笑一下。
几段旖旎的画面无序地闪过去,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四周金碧辉煌的墙壁无法遏制地摇晃,外面传来不绝于耳的厮杀和哭喊声。龙炎带着一拨人走进他的宫殿,他只记起龙炎的名字,并且是个坏蛋。
原谅他用这样一个小孩子气的称呼,毕竟智慧之子一直接受着最优等的礼仪教养。
他抓住龙炎拿刀挥过来的手腕,再一眨眼,什么都消失了,天地都只剩茫茫的黑。
他从悬崖上跌下去,拼死搅动翅膀,依旧不住地向下坠落。
从来没有这样令他无可奈何的感觉,化成一股无能的愤怒和难过,泪水几乎是涌了出来,顺着气流向上飘去
“醒了吗小天……”诺亚趴在帝释天身边
帝释天因突如其来的强光眯起眼睛,眼睫毛跟着颤抖。揉眼睛,眼角确实积着一滴泪,手臂被碎布包了起来,溢出一点血,伤口还在隐隐发疼
“喝一点水吧”诺亚贴心的帮他拧开水杯,喂给他喝。
说是喂,半杯水都漏在帝释天下巴上,弄湿了胸前一片衣襟。诺亚冲他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啦,我第一次照顾别人”
生来便是这样,可爱的人带着可爱的脸做什么都是可爱的,帝释天温和的性子也让他发不出什么莫名其妙的火气,回了一个笑,梦境的内容忘的一干二净。
和他呆在一起帝释天总会出神,把记忆点停留在遇到小诺的那天。他身上形如麦芒的金色的味道和小狗样的体温都让帝释天觉得心安。
“龙炎修尔呢?”许久,帝释天才想起来还有两个人
“刚刚来了个狐狸人,他们去追了。”他漫不经心的拨着地上的落叶
“你不会担心他吗?”
“你在担心他吗?”诺亚反问
“瞎说什么呢……”帝释天浓茶色的瞳孔在树荫里发着微莹的光
“我还没说是谁呢”诺亚一脸看好戏的笑
龙炎和修尔算奥奇已发现的四战神中之二,与人类相处的配合度在精灵中创下新低,但两个人搭档起来却意外的默契,很快将那个带着面具自称通灵师的狐狸制服了。*
“我以对瑞斯灵主的衷心发誓,你们会遭天谴哒!!”那狐狸被反着扣在地上,闷声大叫。
龙炎坐他身上,抓住他的手腕“叫大哥!”
那狐狸又挣扎了一会儿,一怔,乖顺地叫了声大哥
“诶!这才对嘛!你们头(子在哪里)……”有个高大的影子伴随威压在他背后缓缓升起,龙炎心下一空,被迫低下头,伏在地上作出跪拜的神圣仪式。

tbc-

*对的这只狐狸就是伏妖,他太讨厌了我就是在泄私愤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岳老师要和凡子睡一张床【已经不是京旺家园了好吗!】摸耳朵牵手。
牵手我真的瑞斯拜
他们打啵都没有牵手更真